香港王中王

中超虚火“烧垮”低级别联赛
发布时间:2019-03-04

  直到昨晚,新赛季中甲跟中乙的赛程还未最后确认,因为始终有俱乐部因为身陷财务危机而消失。如此大面积的职业俱乐部消失,已经让这两年红火的中国足球开始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中甲延边富德解散 升班马遇经济寒冬 中乙多支球队退出
  中超虚火“烧垮”低级别联赛

  俱乐部曾于1月6日发表稳重声名,公开向省内外有诚意有担当的企业或个人发出配合邀约,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增资入股或整体股权转让。

  当初,又有消息称黎兵和教练组可能会离开的消息。

  中国足协曾不止一次提出有关职业联赛“金字塔模式”的形成,渴望各级别联赛能够实现稳步扩军,并且对中甲、中乙俱乐部日后发展中组建的梯队数量进行了规定。然而,空想是很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许多俱乐部连自身的生存都难以维系,谈何扩军和发展梯队?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和俱乐部的良性运行并不是长此以往可能实现的,现在一些中甲和中乙球队的遭受,在今后恐怕还依然会继续发酵。

  川足冲甲后遇寒冬

  只管艰苦重重,然而川足将不会轻易退出中甲联赛,如不出其余意外,新赛季的中甲赛场将还会看到“川军”的身影。多少天前,延边富德宣布驱散的新闻震惊中国足球圈,2019赛季中甲联赛在附近开赛前便遭遇着个别球队的生存危机。作为中国职业足球第二级别联赛,中甲今年未开火,便持续遭遇俱乐部退出,这在从前十年里,都是从未遇到的情况。

  中乙多队球员讨薪

  初级别联赛球队的生存显得更加艰难,一方面是面临着最事实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即便花了钱也不必定见到后果,对“家底”有限的俱乐部来说,这便是恶性轮回的开端。据悉,2017赛季的保定容大花销冲破一亿大关征战中甲联赛,然而不得不接受最终降级的残酷事实,而后在中乙赛场上的容大经历了欠薪等一系列风波,当初有了新的赞助之后,在最后时刻决定连续征战2019赛季。

  很多俱乐部入不敷出,投资者们在亲自试水了足球之后,才体味到了其中的各种艰难和苦涩。中甲联赛和中乙联赛的受关注水平本身就有着先天的劣势,关注度小、影响力低便吸引不来更多的支援和资金注入,恶性循环之下,生存都成了一个艰苦。

  上述时光节点每一个都对川足有着生去世攸关的意思,就在一系列的危机不断呈现的同时,四川省足协正式决议放弃承办2019年中甲联赛开幕式。这也象征着,四川安纳普尔那的收购仍存在变数,无缘新赛季中甲联赛的可能性在实际上是存在的。

  就在12日下战书,安纳普尔那俱乐部的资金问题得到解决,一家四川省内企业表示愿意为球队征战新赛季供应充足的资金并且以最快的时间解决教练及球员的工资奖金问题,俱乐部“压哨”将2019赛季中甲联赛注册的相关材料上交至中国足协。

  两天前,四川省足协发布布告,由于四川安纳普尔那俱乐部在转让过程中还存在不判断因素,因此废弃新赛季的中甲联赛揭幕式。上赛季从中乙冲甲的喜悦短暂停留之后,川足阅历了一个异样酷寒的冬天,到目前为止寒意仍未完整退去。

  气象

  延边遣散令人震惊

  中甲联赛的俱乐部贫富差距比较明显,每个赛季都有多少个志在冲超、大力投入的冲锋者,当然也有小本经营、安于现状的满意者,而中乙联赛中的很多俱乐部,更是举步维艰。

  起因

  一个职业球队的可持续性运转,势必要依靠牢固坚固的财力支持,花钱不一定大手大脚,但一定要有稳固的基础和保障。近几年中超联赛劲吹“金元风暴”,“不差钱”的俱乐部比着花钱,有些在成就上收到了立杆见影的功能,新赛季开始前,因为政策的变革和引导,这个冬季转会窗口应该是中超球队近几个赛季以来最冷静的一个,但中超的热度仍不减,该花的钱照样花着。而和中超联赛相比,中甲联赛和中乙联赛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尤其是中乙联赛。

在中甲的赛场上,上座率普遍都很低

  1月17日,德阳旌城接手球队,遗憾的是好景不长,德阳旌城发布布告称因在对安纳普尔纳俱乐部财务状况及合同审计进程中发现了诸多急需解决的问题,决定暂停对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的收购举动。

  中乙的竞赛中,通常都是球员“孤独”地享受着比赛

  作为上赛季的中乙联赛冠军,川足在冲甲之后的日子却过得很糟心,有关俱乐部的资金问题和股权问题不断浮现。

  从前两年,中超投资人高涨的热情,在联赛杰出程度一直提升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良反应”――俱乐部运营成本逐年增加。由于投资热忱尚未完全消退,所以高昂的经营成本,中超俱乐部尚能蒙受,但随着中超传导到中甲跟中乙层面的经营本钱居高不下,已经令很多俱乐部无奈承受。

  文/本报记者 王帆

  统筹/杜锐

  因为目前国内青训培养的掉队,球员的基数本就不久,精良的球员更是少之又少,仅有的好苗子也被财大气粗的俱乐部买走,在支付昂贵的球员薪水之后,球队不能获得相应的成绩和影响力,就像黑洞一样不断地吸收投资人的资产。低级别联赛关注度、影响力都不够,每年仅仅是坚持球队畸形运行的费用就良多,这还不算转会费之类的用度,而且球员的工资和奖金也是很大一笔支出。若是想打上更高级别联赛,对低级别联赛就象征着更多的投入。

  缺投资陷恶性循环

  9家俱乐部“消散”

  低级别联赛受冷僻

  除了已经解散的中甲球队延边富德和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川足之外,中乙联赛的现状更是令人担忧。大连超出、深圳人人、海南博盈、云南飞虎和上海申梵都碰到了各自的资金问题,而不得不决定退出,大连超越、深圳人人、上海申梵等都未按照足协划定的时间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海南博盈和云南飞虎球员“讨薪”的消息也都于近日在网上被曝光过。中乙尚未开打,便遭遇了大面积球队“退出潮”,截至目前,已经有9家原本有资历参加本赛季中乙联赛的俱乐部“消逝”,情形的蹩脚可见一斑。

  1月9日,安纳普尔那俱乐部又一次发表紧急申明,称资金问题仍未解决,俱乐部须在1月10日17时前解决相干款项至少2000万元,否则俱乐部将失去中甲联赛参赛资格并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